请输入检索关键词

科华动态

湿厕纸这种东西真 湿厕纸使用心得,强烈


性感火辣娇艳女神 美乳娇艳诱惑私房写真

童贞毛衣爆乳诱惑大尺度写真

  “你真的没事么?可把你带走的那个人是……”  “素素  原本身处牛郎店的她,在楼奇域走后便跳窗而逃谁知,裹在身上的被子却挂在了二楼阳台  还以为完蛋了,幸好路过一个好心人给了她一件外衣,才让她不至于裸奔回学校  只可惜那个好心人走得太快,她连人家的样貌都没看清,也没来得及说上一声谢谢算了,有缘的话,以后会见面的吧,到那时候再好好道谢吧  加紧脚步,向着女生宿舍走去  “素素”等待在女生宿舍门口的宫小曼一见她回来,飞快地跑了过来:“都是我不好,非拉着你去牛郎店发泄,才会……”  “小曼,别内疚,我没事的”截断了宫小曼的话,她勉强挤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男人邪凛的一笑,将手中的红酒放在床头,回身坐在床上的一刹那,他脸上的表情霎时变得无比阴森:“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她先是跟男人比着身高,随后又猛戳男人的胸肌  “呵”面对这,男人只是轻冷的笑了笑,趁机夺过她手中的酒瓶  “喂,你干什么?干什么抢我东西还给我还给我”只有1米5出头的素素就算蹦起来也够不到男人举起的手,这幅画面看起来,可爱极了  “脱衣服”  脱衣服?是她听错了么?“你……你说什么啊?”  “小东西,你刚不是说今天就是出来疯的么?我陪你疯,并且……不收你钱。

放了我?”  咦?  男人这霸道的命令言语令素素的酒劲被吓醒了一大半,这……这牛郎怎么……怎么这么主动?  正在疑惑时,男人又是一笑:“呵,看来需要我帮你脱呢”他像是拎小鸡一般的,将她霸道地扔在了床上  “喂,我……”刚要从床上爬起来,却被男人强硬地按住了后颈,动弹不得完全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等……等等,我……我来这里就是玩……玩来的,不需要额外服务了”  “嗯?”男人性感的唇角扯起一抹邪笑:“哦?原来你不需要额外服务了?”  “是、是不需要、不需要”  “可……我需要额外服务呢”话罢,男人的双眸一暗,伸出另一只闲着的手,用力一扯……  ‘撕拉’一声,素素只觉得后背一阵凉意,一丝恶念更是侵袭着她的脑海  “你……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放了我。

“大,大哥哥,你为什么还不放开我,而且还、还……”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指已经快要划到自己的股沟,她小手死死抓住被单,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我只是个小女孩而已,你快放了我”  “哦?小女孩?你刚才可的表现可不像小女孩哦”  听着男人嘲讽的声音,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找的,可……  “大……大哥哥,我其实是为了报复我男朋友才会来这里的,我看到他跟别的女生在做那种事,所以一生气就……就来了这里求求你放过我吧”  “呀……原来是这样呢”  明显感觉到男人按住自己后颈的手有些收力,素素顿时觉得来了希望,看来这个牛郎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对了……”男人的双眸一暗,嘴角霎时勾起一抹邪肆的笑:“你看到,你男友跟别的女人在做哪种事呀?”  呃……他真的猜不到么?“他们在……在、在……”还是有些说不出口,素素白皙的小脸渐渐染上了一抹红霞  就在这时……  “唔”  男人修长的手指正顺着她的脖颈向下慢慢滑动着……  “他们是不是在做……我们即将要做的事情呢?”  即将……要?做的事?大脑一片混沌,这个牛郎到底在说什么?他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么?  “唔……”游走在背脊上的手指逗得后背麻麻的,恐惧的氛围令她心脏‘砰、砰’直跳。

  “不,不要……唔  “你这个坏心的小东西,我是在帮你一起报复你男友呢,你该感谢我,不是么?”  “一起报复……我男友?”  “对,他怎样对你,我们就该怎样还给他”男人深邃的眸子一闪,缓缓放开了按住她后颈的大手,健硕的身体向了压去……  男人呼出的炽热气息吹在她的耳根处有些麻痒难耐,逼得她更是紧张万分:“不不谢谢你的好意,大哥哥,我……我不想那样报复他”  “哼?”她一口一个腻死人的大哥哥叫着他,他的‘火’早就已经被挑起来了,要不是看这小东西好玩,他哪里会忍耐那么久?“小东西,大哥哥小妹妹的游戏我已经玩腻了”男人的脸庞一沉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  “啊……”一堆冰冷的东西一股脑降落在她光滑的背脊上  再看看男人手中空置的红酒杯,以及慢慢从她后背滴落到床单上的红酒,男人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嗯哼,不知道这红酒,这么品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呢?”双眸一暗,他一把将手中的酒杯扔了出去  ‘啪啦’随着酒杯落地,男人低下头,灵巧的舌,肆无忌惮地游走在她染满红酒的背上,时而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吮声。

  素素已经顾不得男人那恐怖的言语,她只想快点逃脱这个可怕牛郎的魔爪”不断晃动着身子,她的小脸因恐惧变得有些扭曲  “小东西,你还真是敏感呢,抖得好厉害,似乎在说……快点继续玩我、快点继续玩我”  “不,没有不是这样的”  “哦?那你要怎么向我证明呢?”性感的双唇划到她后背的结扣处,一抹邪笑挑至嘴角  ‘啪嗒’衣扣像是被施了魔咒似的,自己打开了  “不”心头一紧,素素下意识的拱动着身体,小屁股却在有意无意的摩擦着男人的……  “唔,小家伙,我现在真怀疑你是不是在跟我装纯情,一会儿,要是我发现你不是处,我就叫我的手下把你玩死”没有女人可以在他面前耍心机,如果真有这么大胆的女人,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那娇小的身子抖动得越发强烈  娇小的身子被男人猛地调转:“呜……”小手下意识的护在身前,泪水肆意,夺眶而出  “该死,还真是让我满意的反应呢”男人见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不止没有同情,反而变得愈发兴奋起来  大手强行打开了她护在身前的手  眼见着春光就要暴露,她唯诺地哀求着:“大……大哥哥,我……我什么都‘没有’,不好玩的,你去服务别人吧,好吗?”  这话说者无心,可传入男人的耳朵里却像是欲拒还迎的挑逗一般面对一个又一个主动贴上来的曼妙女郎,他早就玩腻了,这般新鲜的口味,还真是想马上试一试呢“我这个当牛郎的,就是专门服务你们这些什么‘都没有’的人呢”话罢,他一把挑起她上半身的最后一丝遮掩……  “呜……”素素绝望地闭起上双眸  修长的手指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一路慢慢向上游走。

  “哎呀、哎呀,小东西,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可怎么行,一会儿你岂不是会爽死?”男人好心提醒完,又一次垂下头,顺着他的锁骨轻吻着  “不、不……”当男人的手指逐渐逼近她的……  素素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唇角不时发出卑微的呢喃  “呵”见她如此紧张,坏心男人勾唇一笑,故意绕开了她的敏感  ‘呼……’素素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可瞬间,一丝凉气传来,她只觉得身子无比酥麻,好似不是自己的一样  睁开眼睛向下一瞧,这男人竟……竟……  “不……不要,唔,不要亲”努力推阻着男人的头颅,她小脸附上了一抹好看的红霞  “哼?你果然是个虚伪的小东西呢,倒是你的身子……”男人微抬起头,邪凛的扫过她:“好诚实呢”一抹坏笑飘至嘴角,指尖故意使坏……  “唔……”又是一阵令人迷惘的战栗敢,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觉得好羞耻、好丢脸。

  他的狠辣与霸道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到的  “求求你,不要继续了不要……”话音终止,她明显感觉到男人的动作停下了  这个牛郎终于肯放过自己了么?试探性地看向男人  此刻,他那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左肩一条很深的刀疤处,表情也与刚刚有所不同,仿佛像是一只狼,一只即将要咬死人的狼一般可怕……  他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肩膀上的刀疤?  “你”  “楼老大”就在男人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手下突然推门而入中断了对话  “楼……老大?”听到这个称呼,一道晴天霹雳击中素素  她惊恐的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霸道男人……  他、他、他是?楼……奇域?  楼奇域,日本第一黑势力楼龙社的当家,名震整个日本,政、商两届无人敢惹,他跺一跺脚只怕整个日本都会地震。

”  步入校园的杨素素听着周围的讽刺声,不禁难堪地垂下头,虽然知道现在自己这幅模样真的很丢人,可总比死掉的强啊但凡有人敢得罪他,最终的下场不是死亡,而是一点点、一点点被他折磨致死至于女人,对于他来说就如同玩具一般,玩过一次马上丢掉;有孩子的,马上打掉,尽管如此,还是有大批的女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前来献身  现在,杨素素也算是前来‘献身’的么?呵……呵呵……她怎么会愚蠢到错把这个黑道帝王认成牛郎呢?这不是自掘坟墓么?  楼奇域回头望了眼进来的手下,双眸一暗,一个箭步冲到手下面前,上去就是一计狠辣的耳光……  “楼老……”  不等那手下回过神,楼奇域接连又是一脚……  天呐……  楼奇域对待自己的手下好……好残忍,素素被这场面吓得全身不住地颤抖着  只见,手下被踹出几米远,身体重重的撞击在了墙壁上,嘴角缓缓流下一丝刺目的血迹,可眼神中却含着疑惑……  他不明白楼老大为什么要发火?就因为他打断了楼老大的好事么?但,明明以前楼老大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发火的“楼,楼老大饶命,饶命啊”手下发出了恐惧的哀求声  楼奇域沉默不语,揪住那手下的头发,便将他脱出了房间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冷凝的眸子投向了床上已经呆住的素素,阴骜的眼神中霎时被一抹说不清的光泽所覆盖……  天明、日本第一学府……  “看,快看,那不是那个中国来的留学生么,怎么那么灰头土脸的,真给他们中国人丢脸哟”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