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关键词

科华动态

快穿之性福攻略txt [离境]《舔舐、啃咬


过度舔舐或啃咬 狗狗开始比平时更频繁地啃咬、舔舐自己的爪子,或者你的话,首先要咨询宠物医生.

asmr·百香果花姐姐 激烈地啃咬舔舐你的双耳

对于你发型、服饰、装饰的小配饰等的变化,那怕是心情的小波澜,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内发现你等呀等,从天黑等到天亮,从天亮等到天黑,始终未等到好久不见,你提出去看他,他连忙以“我好忙”为借口拒绝出现了这些托词,你要赶快回头,挥一挥衣袖,作别跟他曾经的云彩,然后潇洒地离开   NO4、和你在一起,开始“心不在焉”   以前,你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情话,亲昵的举止,暧昧的眼神而现在,他跟你在一起,总是你一个人在说,在讲,他似乎在听但当你问“等下,我们到哪里去吃饭好呢­”他一脸茫然地望着你告诉你,他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很快,他的身心都要去“汉”了   NO5、他不再关注你的变化 因为爱,所以留心。

“宝贝,真乖 那花x_u_e原本就刺激的吐出y-ín水,现在被男人的舌头舔弄,两片r_ou_瓣中间的y-in蒂都颤颤巍巍地挺立起来,男人舌尖舔着那条细缝,y-ín水越发涌出,钟文晟舔了一会儿,伸出食指刮了一下那粒硬气的y-in蒂,钟文清才刚刚高潮过得身体,立刻被刺激的全身轻颤,他伸手抓住抓住两腿之间钟文晟的头发,似是想推开,可是他无力的小手根本使不上力,倒像是哀求哥哥继续舔,不要停钟文晟见那小花x_u_e已经迫不及待地张开花瓣,露出里面粉嫩嫩的r_ou_,求着他的j-i巴狠狠c-h-a进去,把它c-h-a得再也没办法吸着j-i巴但它今晚不是钟文晟的目标,他低下头最后舔了舔两片娇娇弱弱的花瓣和红粒,把它们欺负地又吐出水后,他抱起钟文清的腰,将钟文清翻个身,趴在红木的大桌子上,他抓着他的腰身往上一提,让钟文清不得不撅着臀部对着自己钟文清的旗袍此刻堪堪挂在身上,两瓣圆翘的臀r_ou_白皙而柔软,而腰身于半空中塌陷,与臀部形成一道脆弱的弧线,钟文晟抚摸着他的腰腹,接着手指往前握住他半硬的y-in茎揉搓,钟文清受不了地想往前爬,脱离钟文晟的掌控,钟文晟便环住他的腰,将他拖回来,抬着他的臀部不给再动他两瓣软r_ou_之间的后x_u_e从未有人造访,钟文晟掰开的时候,它随着呼吸一缩一缩的,花x_u_e流出的y-ín液也浸润到这里,让x_u_e眼泛着水光,钟文晟的手指捅进去,钟文清疼得叫了一声,但他的身体西鲜嫩柔软,后x_u_e的嫩r_ou_挤过来不让他的手指捅进去,钟文晟忍着退出手指,直接将y-in茎捅进去叫它学会屈服的欲望,另一只手加重揉搓钟文清y-in茎的手,前后夹击的快感像是电流一样,刺激的钟文清全身每一根神经都都在发抖发麻,他仰着脖子哭叫着又-she-了一回,这一次他真的在没有一点点力气趴在,钟文晟的手臂还拖着他的臀r_ou_,后x_u_e热乎乎的含着手指,甚至不再推挤他,钟文晟深吸了一口气,握着粗张的j-i巴放到他的x_u_e口,他俯身压在钟文清的后背,手指捏过他的下颌,低头喊住他的嘴唇,下身往下一沉,粗紫的y-in茎瞬间捅进那个小x_u_e,柔嫩的x_u_er_ou_第一次遇到如此粗壮的j-i巴,它一下下捅进身体最深处,x_u_er_ou_被它磨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吮吸着j-i巴上盘着的青筋,试图安抚它们,祈求它慢一点轻一点,但这祈求让j-i巴下一次捅得更用力,鼓胀的y-in囊拍打着x_u_e口和耻骨,s-hi漉漉的花唇都被它打的酥痒不已,继续溢出黏糊糊的y-ín水,染s-hi钟文晟茂盛的黑色y-in毛钟文清被他撞得往前一耸一耸的,不住地晃动,他并不怎么好受,身体深处又酸又爽,x_u_e里冲撞的龟*一下不断想往更深更软的地方戳进,他都把他的心窝子都戳地酸涩不已,还想往哪儿进这后x_u_e比花x_u_e没好到哪儿去,都那么娇嫩,才c-h-a了几下,就被j-ian的红肿起来,因为不是z_u_o爱的地方,反而更紧一点,钟文晟的j-i巴一捅进去,x_u_er_ou_就包裹着他紧紧的吮吸,龟*一旦捅到底,粗壮的茎秆把小x_u_e撑到极限,那最里面的敏感点就绞着龟*夹吸,含住就不像松口一样钟文晟c-h-a了几次,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钟文清现在只有臀部被他抱起来,贴在自己的小腹上,被肆意的侵犯,钟文清在他身下发出细小的呜咽声,钟文晟便低下头亲吻他汗s-hi的头发,凑到他的耳边问:“宝贝,求我”钟文清现在被他折腾的又空虚又满足,神智在极度欢愉和深深的不满足里反复回转,一听钟文晟的话,他伸出手想要钟文晟抱抱,眼睛里含着盈盈的水色,钟文晟感觉自己的j-i巴瞬间又涨粗了一圈,钟文晟放开钟文清的,被后x_u_e里的y-ín水泡过的j-i巴缓缓从红肿的x_u_e口抽出来,直到龟*抽出来的时候,那x_u_e口发出小小的一声“噗”,y-ín液也被拖出来,亮晶晶地黏在被囊袋撞得通红的y-in部。

”钟文晟听得耳朵痒,便一把撕开他是身上旗袍盘扣,露出今晚一点没被安慰到的两颗红尖尖的r-u头”钟文晟揽着他的腰,将他抱到自己的身上,坐到书桌旁的木质椅子上,他的j-i巴虽然抽出来,但仍充满威胁x_ing地贴在花x_u_e上,龟*抵在后x_u_e的x_u_e口,随着动作一下一下戳刺,让钟文清忍不住动了动腰,钟文晟见他的样子,重重地用掌心拍了一下他的臀r_ou_,那一半的臀r_ou_也可怜,不仅要接受钟文晟囊袋拍打,还要被这人的手掌拍打钟文清旗袍被他撩到腰际,眼睛蒙着领带,所有的快感和痛感都异常鲜明,他被哥哥这么打了一下,比刚才j-i巴捅入捅出的时候,还要羞耻钟文晟威胁、恐吓过他,但没对他真的动过手,这种来自信赖长辈的打屁股行为,让钟文清呜咽着喊了一声哥哥,钟文晟见他羞耻的全身发红,恶劣的伸手打了另一边,口中说:不对“……老公”钟文清头枕着他的肩窝,糯糯地说着,钟文晟一下就将下身c-h-a入他的花x_u_e,花x_u_e许久没有被进入,想吞进这么粗硬的x_ing器,含到一半就喊着痛,要吐出来,钟文晟都j-ian到一半,怎么会放过他他把着钟文清的屁股,坐在椅子上向钟文清的胯骨撞去,花x_u_e被这么粗暴地直接一c-h-a到底,y-in茎一抽一撤中,带出x_u_e内软软的嫩r_ou_,s-hi漉漉的x_u_e口被撞得汁水四溅,有一次撞得太狠,滚烫的龟*直接刺进宫颈,钟文清疼得拽着钟文晟的衣服,一口咬住钟文晟肩部的硬r_ou_,哭着说:“疼……哥哥……我疼……”钟文晟伸手摸了摸他们小腹相接的地方,严丝合缝的*合部位,溢出的水渍几乎染s-hi他的手指这是疼吗?小傻瓜钟文晟就着这个姿势,揽过头与他亲嘴他上边的嘴被钟文晟侵犯着,下身的y-in部躲也躲不开的被j-i吧c-h-a捣,j-i巴胀着青筋上下的抽送入内,花唇被抽c-h-a的翻出,他这个姿势,y-in茎抽抽出来一点点,接着又重新深深撞击耻骨,捅进宫颈,每一次一撞,钟文清就要扣着他的肩膀,猫一样呻吟一声,他的脸几乎都埋在他的颈窝里,他越疼就越往他怀里钻,眼睛大约是哭肿了,领带早就被他蹭掉,只贴着钟文晟哀求钟文晟掐着他的腰,粗喘了一下,低声在他耳畔说:“你的两个x_u_e都那么好操,我都不知道-she-哪个x_u_e?”钟文清虽然嗓子都哭哑了,但还是能听清钟文晟的声音,知道他在臊他,他皱着眉张嘴咬钟文晟的肌r_ou_,小声道:“流氓。

“不要……哥哥……不要了……”钟文晟虽然想把他操死在床上,但这地方毕竟不是床上,他亲着钟文清的额头,告诉他,刚才他是开玩笑的钟文晟吸住一只红艳的r-u尖,脑袋埋在他雪白的胸口啃咬,两个小r-u尖轮流被他舔咬,俱一一挺立起来,钟文清不情愿地拿手推他,嘴里勉强地憋着不呻吟,钟文晟一边咬住一颗硬起来的r-u粒含在嘴里舔舐,一边抬眼看着钟文清此时绯红的脸颊,眼里写着“这才是流氓”的意思钟文清知道钟文晟最爱这样欺负他,索x_ing把头埋在胸口再也不抬起来,钟文晟下身还在c-h-a他的嫩x_u_e,被迫吞吐的x_u_e口被他干的红肿地不行,y-ín水将钟文晟的y-in毛沾s-hi了一大片,花x_u_e似乎被干到极限,x_u_e心热热的挤压着他的龟*,钟文晟c-h-a一下他就抖一下,木质地椅子被他们的激烈动作搞得吱呀直响,钟文清勾着他大腿的小腿,此刻也绷地紧紧的,脚尖都紧缩起来,钟文晟低头看到钟文清x_u_e口的皮肤被他粗长的j-i巴撑得几乎透明,j-i巴毫不留情戳进y-inx_u_e猛干,钟文清感觉那龟*现在次次戳入宫颈,疼得他全身酸软,他身体里的一阵儿刺痛、一阵酥麻,只能抓着钟文晟的肩膀撑着身体,仰着雪白的后颈,张开嘴叫着“哥哥、哥哥”钟文晟将脸贴在他的脖子和侧脸上,手圈着他的腰,掌心扣着小腹,钟文晟半吻半舔地问:“宝贝,你这里什么时候给我怀一个孩子?”说着他的手掌摩挲着钟文清柔韧的腰腹,钟文清一直把自己当男孩子,他青春期才感受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但一直心理上无法接受这一点给哥哥生孩子?钟文清半睁开眼看钟文晟,钟文晟此时没c-h-a他,而是把y-in茎箍在x_u_e里,龟*抵在宫颈上,稍一用力就挤进去,那茎秆涨得很粗,钟文晟感受到它想要要-she-精他会-she-进自己的体内,钟文清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他按着钟文晟坚硬的胸膛挣扎要起身,钟文晟都到这个地步怎么会让他跑,他抱着人直接起身,压在宽大的书桌上,j-i巴大开大合的操弄着嫩x_u_e“这么讨厌吗?宝贝?”钟文晟俯视着钟文清的脸,下身猛c-h-a猛捣,*合的地方啪啪啪直响钟文清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这会儿又被他这么猛操,脑子发起热来,他拽着钟文晟的胳膊喊:“没……没有……哥哥……”“这是你说的,宝贝”钟文晟温柔地吻住钟文清的嘴唇,下身抬起他的花x_u_e,把花心的嫩r_ou_捅的酥烂,整个x_u_e水淋淋的,然后迅速地抽出j-i巴,捅入下面的小x_u_e,一记深c-h-a之后,将滚烫的j-in-g液全部-she-进里面钟文清哑着嗓子尖叫,花x_u_e痉挛地潮吹,后x_u_e也被男人粗暴地-she-进,他无助地全身收紧,小肚子微微鼓起,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钟文晟-she-完并没有抽出来,而是继续把他的嫩x_u_e撑得满满当当,待钟文清缓过来,感觉到钟文晟的东西还有要涨粗的趋势,无力地伸手推他。

”那眸中认真,柔情,刻骨铭心的悲伤,伴着常年处于黑暗终见阳光的欢欣,似渴望水的鱼的眼神,恶魔与天使的混杂,我看不懂,却甘愿沉沦18岁生日这一天,为何生理上变得奇怪,双腿间不断流出微粘的透明液体 突然出现的豪门哥哥让我茫然,带我走向新的世界,充满美好与情欲 在不熟悉繁华都市,哥哥说他不会独占我,我可以任意妄为,可以勾引任何人,他是我坚强的后盾 先欢后爱,未尝不可    第一章:18岁生日,人生的突变 凌晨11:59,睡不着,再过一分钟就是我的18岁生日了,满心兴奋紧张,怎么可能睡着   眼看着时间变化,00:00,嗯,我终于成年了,下腹一点点异样,像是月经来袭,湿滑液体默默流出,可是又不是那种感觉,那液体未免粘了点,且,流速缓慢,从那小小的穴口滑出,身体微微有点发烫,异样的不知如何形容的感觉让眉头轻皱   爬下床,想去厕所看看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被突然破门而入的男人吓了一跳,呼吸一窒,健壮修长身型,很高的个头,肯定过185了,那双深邃眼眸满含我看不懂的情绪,五官及其帅气,用帅气二字真是不够形容,眉宇间英俊霸气,是独属于上位者的威压,尚存几丝年轻的少年气息,看起来二十五六的样子   身为一个平凡的花痴少女我真是看呆了,出了神,从没见过这么帅气好看的男生,那眉眼,那鼻梁,唇形好看,锁骨性感,不自觉吞咽口水,心脏仿若被揪住,血液唤醒流动,双腿间那穴轻轻颤抖蠕动,勾出一股液体,沾湿了内裤,不舒服   沉沉透着磁性声音“水水,我来接你回家。

”   来不及思考、答话,身体更加僵硬,哥哥的手,隔着布料,触上我的乳房,晚上睡觉是不穿胸衣的,即使他轻的几乎没有力道,我还是清楚的感受到那手掌的温度,心头一震,不敢出声,虽然有格挡挡着前面司机,可声音总能听到   就这样被牵着手,也许是我的错觉,那只手,隐隐颤抖,不敢抬头看那侧颜,怕再次眩晕,客厅灯火通明,妈妈爸爸和弟弟,平静却带着淡淡的忧伤,坐在沙发上,听妈妈对我最后的道别,我的世界瞬间天旋地转   泪水模糊双眼,原来,我竟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我真正的家,在远处,在那个繁华的帝都,呵呵,可能,我早已没了家,在那个叔叔偷偷背叛父亲篡权执掌家族的那一天,在那个双亲被残忍害死的雨夜,我从未想过我会有这么离奇的家世,我的哥哥,旁边的这个人,我牵着手的人,把我送到这个安全的港湾,一个人,这么多年呆在那个冷血浮华的大家族,直至熬出头,直到今天来接我,带着我们曾经拥有却被夺走的一切   扑到妈妈的怀抱,像小时候那样,我不知道我会同家人这样快的分离,以这样的方式,舍不得,舍不得,放声大哭,我看见平日里严厉的父亲眼角泪光,我看见总是和我过不去、爱开玩笑逗我的弟弟红了眼,握紧拳头,精壮的手臂上凸起青色的血管......   就这样被牵走,我从未见过的名贵豪车后座上,泪水似掉了线般,不住的掉,突如其来的变化真的让我无法适从,腿间,一片泥泞,快要让睡裙湿透   “水水,哥哥会好好照顾你”   那眼眸微眯,带着一丝阴霾,只一闪而过,又是无尽柔情   莫名其妙的出现这样一个亲哥哥,帅的离谱,说实话我活了十几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男生,是我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血脉相承,心中不自觉想要接近   车窗外除了微暗的路灯再无光亮,他的目光,却比这夜还深还沉几分,如此霸道,却偏偏让我心安,肩膀被轻按住,头被那手轻抱,那俊颜靠近我,我上我泪水滴落的下巴,软软的触感,好像被温热的舌轻轻舔舐   身子顿时僵住,从小都没和异性这样亲密地接触,像触电般惶恐   “水水,我的宝贝儿,你的眼泪咸涩、香香的,可是怎么办?我不喜欢你为别人而流泪”柔软帅气的眸中是痴缠,嘴角勾起一抹笑,令多少美好事物恍然失色“罢了,记住哦,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只为我流泪就好。

”   啊,这种成人礼不要也罢,以后我怎么办啊   而且,脑里心里,没有一丝厌恶想拒绝的想法,敢问那一个姑娘能拒绝这么帅这么优秀的男人,我还是一个潜在的兄控,这么多年,一直想要一个可以宠我的哥哥,乳房被轻握,潮红自脖子爬上耳尖   “水水的乳软软的,小小的,还在发育呢,以后哥哥帮你摸,让它在我手里长大,好不好?”   一本正经的说胡话,真是一这么优秀的外表不符,可是我真的好没有出息,随着他的力气逐渐增大,乳房在大手中变换各种形状,磨蹭,乳尖渐渐突出挺立,双腿间涌出一大股液体,我闻见空气中一股淡淡淫靡的味道,这是那液体的味道?啊,怎么办?已经流出来这么多了,自从00:00开始就一丝一丝未曾间断,害羞担忧的瞬间,看见哥哥意味不明深嗅空气的眼神,控制不住那小穴中另一股液体快速流出,不安地夹紧双腿,这空气中的味道,更浓了   他会以为我是怎样的女孩儿,不敢想象,心中慌乱,仿佛被蛊惑听他说的闭上双眸,闭眼算什么?这样的情况下我简直都想消失   唇瓣被温柔贴上,湿热的舌缠绵着舔食我的唇,松动的牙关被轻易敲开,男性干净侵略的气息仿佛叫我无法呼吸,他紧实地舔我口腔里的每一寸,将我口中津液席卷带入自己口中吞食,再吸食我的唇,我的脸肯定已经红地紧   那只手摸上我的大腿,一路抚摸到大腿根部,直至贴上的那一刻,我看见哥哥微愣了,他肯定想不到我已经湿成那样,湿的一塌糊涂,估计把座椅也弄湿了,哥哥会不会讨厌我?会不会以为我是个淫娃?嗯,我也不知道这腿间的液体是怎么回事的   “宝贝儿,这么湿了,嗯?”上挑的尾音真的勾魂   我得赶紧解释啊“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自从刚才00:00开始就一直流出液体,不是我愿意的”我极力用我最认真的表情,怕哥哥不相信,毕竟这事情奇怪又离谱   “这么一说,确实是湿的不像话”他邪魅一笑“估计是天使送我家宝贝儿的成人礼。

   “宝贝儿,来,别害羞,让我看看可爱的花瓣花心,还有不断流出的蜜液  第二章:你小面的小嘴儿真好吃 这样子好像生病一样,还是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腿间深处的嫩肉不安蠕动,在蠕动中产生更多的黏液,湿湿黏黏,那种从身体深处产生的丝丝欲望,无法言喻   “宝贝儿,今后你就跟我姓了,万俟水,这名字不错不是吗?水水,至于你双腿间流出的液体,闻着真香,等一下我要好好尝尝”   诶呀,那里流出来的,居然说要尝,我真是...心中羞涩,身体却无比的令人无奈,小穴中层层叠叠的嫩肉挤压,收缩,涌出一大波粘液   哥哥的手在我湿透的内裤外摸,手指间沾上那液体,居然拿起来凑在鼻子前轻嗅,伸出舌头舔食,一想到是我那里流出的液体,真是没脸看   双腿被抬起,导致我平躺在后座,左右腿被分开的好大,小阴唇无法再合在一起,分开细小的缝隙,哥哥的手指隔着内裤按着摸着我的私处,引起我一连串的惊呼,细碎呻吟,那里,被摸的舒服,又有点难受,臀部不自觉绷紧抬起,想承受更多的爱抚,大手变化力道按揉我的阴皋和饱满的大阴唇,然后找到那一个小核按揉挤压,引起我身体一阵瑟缩颤抖,全身都绷紧了,那小穴中的黏液,在嫩肉挤压中大股流出   隔着内裤的摩擦让我的私处发麻,舒服,嗯~想让他更用力,更狠一点   那感觉仿若云端,我的身体不受我控制,已经被欲望征服,居然自己抬起臀部就着那旋转按压的手指转圈,嗯~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那只手突然离开,空虚,难受内裤被哥哥残忍扒下仍在一旁,不自觉并进双腿,不想被看到那里,好羞涩,那里怎么能被其他人看到,尤其是情动之时,那花核肯定已充血红肿,这个花瓣呈现淫靡的红色,还别说整个花心早已黏湿泛滥成灾,穴口不安分地一绞一绞,却全挡不住晶莹透亮淫液的涌出。

  NO4、和你在一起,开始“心不在焉”   以前,你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情话,亲昵的举止,暧昧的眼神 大家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几乎是负数,因为男人和女人的爱情观的不同,女人一旦陷入爱情,就会全心全意付出,甚至对事情的判断能力都丧失了,很多时候直到分手才发现自己的男人不爱自己了,其实男人不爱一个女人之后是会有很多的表现的 NO1、经常无缘无故地从你面前消失   一个男人如果爱你,他去哪里都会告诉你,因为他不想让你为他担心,但是如果这个男人跟你交往的时候去哪也不告诉你了,你想找他的时候甚至都找不到了,这时候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他的爱情鸟要准备转向或者单飞了   NO2、他换了新手机号码   你拨打他的手机,先是出现“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接着是“此号码是空号”的提示告诉你,这个电话你不要再拨打了,他已换了新手机你对他的爱情也是该“关机”的时候了,无须留恋   NO3、他总是说他很忙   这段时间,你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他很忙,说不上几句就匆匆挂了,说有时间再给你打电话你等呀等,从天黑等到天亮,从天亮等到天黑,始终未等到好久不见,你提出去看他,他连忙以“我好忙”为借口拒绝出现了这些托词,你要赶快回头,挥一挥衣袖,作别跟他曾经的云彩,然后潇洒地离开。

  NO3、他总是说他很忙   这段时间,你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他很忙,说不上几句就匆匆挂了,说有时间再给你打电话而现在,他跟你在一起,总是你一个人在说,在讲,他似乎在听但当你问“等下,我们到哪里去吃饭好呢­”他一脸茫然地望着你告诉你,他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很快,他的身心都要去“汉”了 大家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几乎是负数,因为男人和女人的爱情观的不同,女人一旦陷入爱情,就会全心全意付出,甚至对事情的判断能力都丧失了,很多时候直到分手才发现自己的男人不爱自己了,其实男人不爱一个女人之后是会有很多的表现的 NO1、经常无缘无故地从你面前消失   一个男人如果爱你,他去哪里都会告诉你,因为他不想让你为他担心,但是如果这个男人跟你交往的时候去哪也不告诉你了,你想找他的时候甚至都找不到了,这时候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他的爱情鸟要准备转向或者单飞了   NO2、他换了新手机号码   你拨打他的手机,先是出现“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接着是“此号码是空号”的提示告诉你,这个电话你不要再拨打了,他已换了新手机你对他的爱情也是该“关机”的时候了,无须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