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关键词

科华动态

百度云网盘下载 《失忆了别闹》TXT


绿野千鹤 巫哲 p大 木瓜黄,他们笔下的小说你最钟爱哪一部

绿野千鹤 巫哲 p大 木瓜黄,他们笔下的小说你最钟爱哪一部

”   “嘭胸口越来越疼,疼得他两眼发昏,在黑暗中昏昏沉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由远及近,“老大,在这里”黄牙的声音突然在身后传来,一道手电筒的亮光打在他脸上   楚钦惊得跳起来,远处有车灯的亮光,他便头也不回地朝着车的方向跑去   “救命——”楚钦已经没有力气了,光头离他只有三步,这种感觉太可怕,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恐的呼救声   “妈的,往哪儿跑”光头扬起手中的棍子,猛地朝他挥过去   钟宜彬的越野车跑在警车前面,一把冲下坡道,打开车门就往地里跑   “楚钦。

  “嘿嘿,给你拍几张照片,别紧张   楚钦快速思考着自己的处境,今天录完节目,在电视台的地下停车场,突然被拽上了面包车虽说他是个混娱乐圈的,但他得罪的人还真不多,最大的可能是为了钱   “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公众人物,”楚钦的声音很好听,清越而有磁性,出于职业习惯,说话带着顿挫,所以听起来就显得无比冷静,“我失踪,外面肯定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你们要多少钱,我马上让人送,只要保证我的安全,你们就可以尽快离开”   “唔……”一拳头毫无预兆地打在楚钦身上,他禁不住缩起身体,闷哼了一声光头捏了捏拳头,冷笑一声,对他说的好处毫无兴趣   “盛世TV的金话筒,声音还真好听,”大黄牙走到楚钦面前,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上上下下地瞧他,呵呵地笑,瞥了一眼自己的裆部,“要不要尝尝哥哥的金话筒呀?”   这话中隐藏的恶意,让楚钦心中警铃大作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楚钦冷声质问他们,一边说一边快速观察周围的环境,现在似乎已经是黄昏,透过墙上那窄小的格子窗,能看到外面及膝的荒草他们三个人,自己只有一个,硬拼显然没有胜算这时候,放在啤酒箱上的一部老式手机进入了楚钦的视线。

  光头一把抓着他的衣领,抬手就撕了他昂贵的衬衫,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上面还有被打的青紫印迹,看起来有几分残酷的美感”大黄牙笑嘻嘻地说着,伸手开始解他的衬衫扣子一直没说话的那个人,举起了相机,把黑黢黢的镜头对着他   “滚开”楚钦扭动身体,躲开大黄牙的手,一边挣扎,一边不停地转动手腕   “臭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光头显然没有那个耐心,一脚踹到楚钦的胸口楚钦被踹得顺着地板快速滑动,狠狠撞上了后面旧箱子   “咳咳……”胸口一阵剧痛,楚钦蜷缩起身体,喘不上气,等这一阵激痛过去,才咳了两声出来   光头大步跟过来,夹脚的塑料硬拖鞋,发出呱嗒呱嗒的声音,在这空旷的仓库中回荡,显得十分可怖。

  “他妈的,敢跑头顶响起了相机的快门声,照相的已经尽职尽责地摆好了架势   “老大,我来我来,”大黄牙吞了吞口水,挤开光头,自己凑到楚钦面前,“来,给哥哥瞧瞧你的小金话筒……哎呀”   话没说完,楚钦突然一头撞向他的鼻子,坚硬的头骨顿时撞断了脆弱的鼻梁,黄牙条件反射地低头捂鼻子说时迟那时快,楚钦弹跳起来,抄起手边的旧箱子,猛地朝光头砸去   光头没料到他挣脱了绳子,半箱的铁钉、螺丝呼呼啦啦地砸了他满头满脸   楚钦毫不犹豫地冲出去,一把抓起啤酒箱上的手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破窗而出   老旧的窗户上,玻璃已经不完整,但老玻璃并不是钢化玻璃,十分锋利,楚钦免不得又挂了彩然而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仓库周围都是荒草,再往前则是一望无际的玉米地,楚钦想也不想地就往玉米地里钻去   仓库里的三个人立时跑了出来。

天已经黑透了,这里没有路灯,一片漆黑”光头很是生气,拎起一根棍子就追了上去   天已经擦黑,这里是郊区,既然有地,一直往前就肯定有村庄楚钦弓着身体,让玉米杆掩藏了脑袋,不要命地往前跑   身后传来光头粗重的呼吸声,楚钦在电视台经常玩障碍跑,身体很是灵活玉米地大得有些出乎意料,楚钦跑了很久,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赶紧缩起来,不敢出声低头看清绊脚的东西,竟然是个刷了黑黄油漆的石头立碑   “老大,人呢?”远处传来大黄牙的声音   “妈的,他跑不远,拿个手电来”光头气急败坏地说。

夏日的夜晚并不寒冷,虫鸣声此起彼伏,周围太安静了,不敢乱动,怕引起响动他们一时不好找到楚钦,楚钦也不好逃跑   那两人显然找错了方向,越走越远,确定听不到声音之后,他才深吸了口气,拨通了那串熟悉的手机号   “喂?”那边传来十分不耐烦的声音,他认识的钟宜彬,很有教养,即便接到陌生人的电话,也会彬彬有礼地接听,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一点耐心都没有,“谁?”   听到熟悉的声音,楚钦差点没掉下眼泪来:“我……”   “楚钦”那边的人立时就听出了他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你在哪里?”   “我在郊外的一个旧仓库外的玉米地,我不知道具体方位,但这里有一个天然气管道立碑,上面写着‘928’”楚钦低声说着,竖着耳朵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我知道了,别怕,我马上去找你”钟宜彬低沉稳重的声音,成功安抚了他的心楚钦挂了电话,缩在玉米地深处   身体的疼痛这会儿铺天盖地地涌来,他咬着牙不敢出声,在地上坐下来,积攒些力气。